母亲,不要紧的。

作者:刘亚波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/3/13 14:17:00    浏览:102

母亲,不要紧的。


自从1992年大学毕业,我一直工作在株洲,生活在株洲,成家在株洲。因为工作的关系,每年只有在寒暑假才能回家看看母亲(父亲已经去世多年),对母亲的思念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。

几年前,母亲身体还不错,因为担心给哥哥家带来不便,一个人住着,自己照顾自己的饮食生活。近几年身体大不如前了,才和哥哥嫂嫂住在了一起。

记得我小的小时候,母亲对我特别的是好。又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而且身体一直不怎么好,母亲对我更是慈爱――对我以无微不致的关怀、照顾……

 我家是所谓“四属户”,父亲在公社的中学教书,而母亲要忙于家里、田间的所有活。在我幼时的记忆中,母亲是无所不做,无所不能的。春天忙于耕作;夏天忙于双抢;秋天忙于收获;冬天忙于纳制布鞋棉鞋、缝补棉衣……

到我读高中了,明显感到母亲的慈爱中加入了几许威严,对于我所犯的错误从不轻意放过,充分体现了其个性;母亲经常帮我分析错误原因,使我认识到错误的根源、实质及危害,目的是不许我们重犯类似的错误。母亲对我的慈爱中还加入了耐烦耐意的唠叨。当我做作业不认真,做事情没有耐心……的时候,母亲的唠叨就会在我耳边响起。我记得当时我虽然在听,但是总有几许的不耐烦。

    后来,我上了大学,参加工作了,回家的次数少了许多,母亲的唠叨也少了许多。再后来,我成家了,听母亲的唠叨就更少了。但每次回到家里,母亲准备的我最喜欢的零食,最喜欢的饭菜和母亲注视我的目光都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慈爱愈加深、沉。

   母亲今年88岁了。年前,在我准备回到老家的前一天,哥哥电话告诉我母亲中风了!口齿不清了!记忆模糊了!身体右边瘫痪了!我惊呆了,心中一沉,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。我赶忙驱车赶到了母亲住的医院,进了病房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,我强忍着泪水,把母亲用在怀中。母亲还认得我,当姐姐问题母亲:“你认得他是谁不?”时,母亲模糊的“他是我的崽呢。”的话在我耳边显得异常清晰。 

不久后,小时候母亲带大的、我的大外甥来了。当姐姐问起还认不认得他,母亲摇着头时,大外甥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。这一刻,我心一酸,背过身出,眼泪夺眶而出。

母亲,不要紧的。

您说不清了,不要紧的,我们说给您听,您听着就好了。您记不得了,不要紧的,我们深深地记下了您,我们帮您记。您行动不便了,不要紧的,我们都是您的手,您的脚,我们陪伴您,照顾您,就如同我们婴幼儿时您关爱我们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母亲自己喝水不便了。不要紧的,儿子喂您。

       母亲自己不能吃饭了。不要紧的,儿子喂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母亲行动不便,不要紧的,儿子陪您。


您想上街。不要紧的,儿子带您去。




Copyright@2009-2018 株洲市南方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

湘ICP备18002763号-1  湘教QS7-200505-000292   投稿入口 校内办公入口

株洲市南方中学 学校地址:株洲市芦淞区董家塅

招生热线

0731-28550326

285525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