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中国式过马路”话题优秀作文

作者:汤飞平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/9/1    浏览:427

【示例】1 寂寞闪烁的红灯

  ——由“中国式过马路”想到的

 “中国式过马路”可谓是中国大城小市中的一景:一堆人伸着脖子,两眼警觉地斜眄着,却并不看灯,只看着周身其他人。人群像被无形的扫帚扫着一样,时不时就凑成一撮一撮向马路对面蹭过去,哪管面前红灯闪烁。

闯红灯的都是聪明人,自然都知道“法不责众”的道理,再说身边这么多人,怎么偏就能撞到自己身上呢?——总之,不到车撞到眼前,谁也想不到交通规则是什么。

若卢梭还在世,一定会为此感到迷惑不解或是愤怒。既然“红灯停,绿灯行”已经是大众广为接受而且认可的一条社会契约了,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违背它呢?社会契约并非是一种负担,而是创造一种对于所有人都平等的条件,目的在于维护整个社会的运行,同时才能更好地保护个体的利益。但因为群体 “契约精神”的缺失,道德和规则就这样轻易地被践越了,换取了闯红灯者的一时之利,代价却是公众的出行利益受到危害,社会运行的效率受到影响。

相比之下,如果有交通协管员在场,场面就会好看得多。只要交通协管员红旗所指,一群人不论多少,一律站在原地乖乖等候。红灯转绿,人群被放行,一切都那么秩序井然,仿佛撮堆过马路的事情从来没有在这个国度发生过。

在某种意义上,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人 “法治”思想的缺失,相应的便是“人治”思想的根深蒂固。黄宗羲在《明夷待访录》的《原法》一章中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,中国历来便是“有治人无治法”的。古时候封建社会,虽然有法,也仅仅是皇帝的一家之法。它不是维持共同利益的行为准则,而是巩固个人集权统治的剥削手段。总之,判断是非的标准是“人”,而不是“法”。

甚至在官府断案时,也总是以息讼省刑的司法观念作为指导,不求裁判公道,只求息事宁人,维护一个表面上的安定。这样的法不将人当回事,自然也没人拿它当回事了——反正法不责众,跟着大撮人做,就没错了。寻求社会契约庇护的成本,远比寻求位高权重者庇护的成本高得多,长此以往,老百姓的法治意识自然而然也就淡薄了。

现在的“法”,虽然早已经与那时不同,成为了维护大家利益的共同契约,但是法治意识的缺失仍是一大社会问题。新一届两会上,一位政协委员的发言题目是:尽量让国人不求人少求人。求人,听起来颇令人心酸。但是这背后对于规则的僭越和漠视,是否也是中国式过马路的另一个折影呢?

回顾大马路上,灯还未转绿,人群又开始一撮撮地过马路了。红灯在马路对面寂寞地闪烁着——如果它有权有势有号召力,哪怕能像人一样说句话,该有多好?然而它什么都不是,它只是一盏毫无意义的灯,在车流与人群交织的地方寂寞地叹息着。

 

【示例】 2      规则,还是潜规则?

      ——由“中国式过马路”想到的

潜规则,那不能说的秘密,在中国人心中早已和规则形影不离,随时可以消解掉规则的边界,尤其是当“凑够一撮人”的时候。由是,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的潜规则诞生了。

不得不承认,农耕社会个体先天具有的自由散漫的特性,比商业文明、工业文明都更具主观随意性。正是这种难以避免的主观随意性造就了一种法不责众的心理,然后就有了如今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的潜规则。

这种散漫的性格是潜规则的“培养皿”。当它在人们的人格中占据过多的分量时,就会成为控制人们行为的主导因素,而它带来的这种影响则是深远持久、难以消除的。据新闻报导,自2013年3月起,浙江投入了大量警力,严惩交通违法行为,20天来已查处行人“中国式过马路”行为8283起。但即便如此,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的现象依旧没有改观。

可以预见,浙江省的这一措施挣扎不了多久就会夭折,更不会被其他省份借鉴。因为,散漫的性格就像一层掩盖住规则的迷雾,遮住了人们理智的双眼,最终导致了其对规则的自动无视。这就是“中国式过马路”产生的天然温床。

可既然我们白纸黑字写出了规则,为什么又都去投奔潜规则了呢?因为对于没有把遵守规则内化成人格的一部分的中国人来说,规则的确是稀缺的必需品。在利己主义的驱动下,一些人往往失去了自律的能力。

生活中,人们缺乏规则意识的表现还有很多:不能将垃圾分类摆放,不能排队上下车,不能管理好自己的宠物……就如同“中国式过马路”,这些生活中看似普通的小事无不出自于相同的根源。当人们做出这种种行为的时候,实际上内心中十分清楚地知道这是有违规则的,但因为缺乏自律精神,导致了他们对规则的漠视。而规则意识的缺失,最终使得陋习难以根除。

说到底,有些人其实并不理解规则存在的真正意义,就像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的行人不理解红灯于己于人生命安全和社会治安的重要性。当一撮人过了马路,只会庆幸自己节省了几十秒,却没有任何窘迫感。这是潜规则中一条可怕的性质:它蕴含的利己主义会消解道德底线,消解羞耻感。

当人们在评论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的现象时,人人都是“道德卫士”,都知道规则对于我们的重要性。但与此同时,有多少人真正反思过自己是否也是其中的一员?当自己过马路的时候,是否因为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,就受到利己主义的驱使,去违反交通规则?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分子,只有每个人都从我做起,遵守规则,捍卫规则,社会才能文明进步。

毋庸置疑,随着对于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现象的讨论逐渐深入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反思规则在我们的生活中到底意味着什么,它其实和阳光、空气、水一样,是我们一刻也离不开的东西。只有把规则意识植入内心,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国民素质。在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里,一定是规则大行其道,而潜规则不会再有市场。

 

【示例】 3     规则是用来遵守的

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由“中国式过马路”想到的

   “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,和红绿灯无关。”——这是近来热议的“中国式过马路”,如果说“红绿灯”代表着“规则”,那么,我们,过马路的人,就是“无视规则”。

是什么造就了我们这些不守规则者呢?

《荒凉山庄》里一个退伍老兵常道,“规矩是用来遵守的。”这里,我借用这句话引出此文:规则是用来遵守的。

其实问题正出在了“规矩”与“规则”上——现代工业文明时代的“规则”,与通行于乡土社会的所谓“规矩”,大有不同。

我们长期生活在习惯于“规矩”的“礼俗社会”,而不是处处讲“规则”的“法理社会”。按费孝通学者的意思,规矩不是法律,而是“习”出来的礼俗,是因应付得了“生活”而被大家默认的、代代相传的传统。我们接触法律的时间还太短,不能将其磨化为心底里想要遵守的“俗”和“传统”。

有个国人在瑞士的一个家庭餐厅里犯了烟瘾,可这在那里是违法的。他以没人看到为由请求老板通融,但老板一直铁面回绝:“不管有没有人看到,我们都不做违法的事。”我不得不说,这就是我们与高度发达的工业文明之间的差距。想将“法律规则”培养成我们中国人所惯于接受的传统,需要时间,需要严复曾讲过的“标本兼治”。——虽然在变迁如此快的时代,我们任重道远,但,这终需改变。

第二个原因,也许与提出“中国式求人”的两会代表周新生所云,“对规则的不信任有关”。我们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了规则有时不合理的地方(举“红绿灯”为例):绿灯短、马路长;红灯超越“忍耐极限”;“非机动”与“机动”的不平等……但很多情况下,这些只是我们满足“私利”(赶时间、不从众显得很傻等)的借口,是我们对于“不信任规则”的开脱。信任和规则似乎是两个对立的名词。“信任”常跟感情联系在一起“规则”这个词就给人一种冷冰冰、不近人情的感觉。为什么呢,归根到底,还得看对象能满足自己多少。现代“法治”社会的绝大多数规则,都是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制定的。既然如此,当然不可能照顾到每个人的每一点“利”,因此,处理好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关系,信任规则是显得尤为重要。

第三,当今的社会需要效率,于是我们都练就了 “三心二意”的本领。我们可以散步时边吃煎饼边看新闻,同时耳机里播放着法语单词;我们也可以在过马路时看小说,用余光和第六感判断机动车的来向。看小说在其次,有几个人能保证自己可以做到“专心致志地过马路”?多半是眼睛盯在前方,心思早在天外。突然,茫然的目光捕捉到前方一个晃动的人影,大脑没了最后那道脆弱的防线,自己便昏昏然跟着前面的“动”物过了马路。

还有,监管机制不够严格。一次闯红灯没事,我可能很得意,下次接着闯;而执法、监管部门却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:算了,反正也没大危险,管了你非但没好处还招埋怨。于是,“恶性循环”开始了。

西安、湖北、武汉、哈尔滨等地都有针对“行人闯红灯”的罚款制度,北京、浙江也开始严查“交通违法”,这些都是帮我们“守则”的措施——外在“强制”确实有用,但“守则意识”主要还得从内在培养。多花点时间,形成自己的“法律传统”,因为,规则是用来遵守的。

Copyright@2009-2018 株洲市南方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

湘ICP备18002763号-1  湘教QS7-200505-000292   投稿入口 校内办公入口

株洲市南方中学 学校地址:株洲市芦淞区董家塅

招生热线

0731-28550326

28552555

株洲网站建设